首页 > 攻略  > 贵州岜沙

贵州行——岜沙苗寨

2017-03-31|80 0
分享到:


芭莎对于时髦女士并不陌生,因为它常常和时尚联系在一起,但贵州的岜沙却恰恰相反,这里是地地道道的原生态。岜沙苗寨位于从江县城南6公里处。

岜沙部落500余户人家,分住在月亮山上茂密的林海中的5个寨子里,共有2100多口人。他们的寨子具有很强的隐蔽性,千百年来极少有外人进入。10年前还是以狩猎为生。政府在禁猎缴枪时,芭沙人死活不交,颇有人在枪在的气势。政府考虑到芭沙人的特殊情况,破例同意他们保留枪支,但不准打野生动物。这样,芭沙就成了“中国最后的枪手部落 ”。走进岜沙,有如置身远古的部落一样。村寨建在半山, 寨门口有年轻的枪手们站着,他们没有什么表情,但是当你主动和他们答话时他们就有了很淳朴的笑容。路边有几户人家,几个妇女在做针线,芭沙的女性以紧身衣服为主。在一根粗大的吊脚楼的木柱子后面,站着一个老汉,仔细一看,只见他身材矮小,短衣短裤,袖口和裤角还很肥大。脑袋后面束着一绺头发,四周的头发则披散着。在他的腰间还别着一把长长的腰刀,面目不能说是丑陋,而用凶狠来形容更确切些。猛地一看,极像日本古时候的武士或近代的浪人, 脑子里突然想起一个传说——日本人是中国种。看到眼前的一幕,不由地让人产生日本人就是中国岜沙苗族人的后裔的想法,发型跟秦兵马俑的发型如出一辙,莫非传说中的秦始皇送到东海岛上的五百童男五百童女,都是选自大山深处的苗疆吗?问这位老人为什么村里人这么少。他说:都在田里忙呢。岜沙寨子四周都是高山,梯田也都在高山上,而且距村子都很远。这里没有农机,车也到不了地边,几乎所有的庄稼活都是靠水牛加人工,这里的人们也太辛苦了吧。晒苞谷和稻谷用的大木架子,因为不是收获的季节,它就这样闲闲地立在那里,向游人昭示着寨子的原始与古老。”在路边的一个高处,我们像偷窥窗子看到吊脚楼二楼上的陈设:简陋而粗糙的木床、木凳子、木桌子,还有几样瓷餐具及塑料盆子等。在墙壁上,挂着腊肉的旁边,居然还挂着一杆枪。不过仔细看那枪的模样,我知道,它只是一种打猎用的火药枪罢了。

苗寨人为什么选择了大山深处的艰苦生活?恐怕要从蚩尢说起。苗族人一直把蚩尢视为祖先,芭沙苗人自认为是最正宗的苗族,视自己为蚩尤的直系。在五千年前,与黄帝争夺中原的大战中,蚩尢的部落失败后逃到西南的深山里,久而久之就被人称为“西南夷”了。这以后的历朝历代,中原的正统王朝都把“夷”视为另类,不许他们染指中原。特别是到了明清时期,还把苗人生活的区域划出来称为“苗疆”,并且修上城墙隔绝起来,防止他们骚扰中原。这城墙,留到今天的有湖南凤凰到贵州镇远的几段残存,现在已经被人们称为“南方长城”或“边城”了。就这样,岜沙人世世代代守护着这片大山,并与大山结为一体。

他们爱山爱树,爱这里的一切。即使生活再贫因,他们也不滥伐一棵树。据说,自1965年321国道在这里通车后,路过的车辆从未敢在岜沙拉过一根木材!绝无仅有的一次砍树是1976年,那是毛泽东逝世修建纪念堂,他们怀着对毛主席的景仰,伐掉了一根1.2米的香樟树送给北京。樟树出村时,全寨男女老少都跑到公路两边夹道目送。今天,在伐树的原址上,岜沙人建了一座八角亭,题曰:纪念毛主席纪念堂香樟木纪念亭。为毛主席献出一棵大树,成了岜沙人莫大的骄傲。从这一点看,岜沙人深深地感谢毛泽东和他所领导的党和军队,终于结束了从黄帝时起到民国时止的,一直受歧视的历史。滚元亮是苗寨中的鬼师,近年来他靠组织乡亲们表演芦笙、歌舞、举抢等,收取游客的钱才发家、才出名的。据人们说,请一伙人表演,要花600元钱呢。所以,几个人一伙的小旅行团,是请不起枪手表演的,只能靠大旅游团来了才可以借光看到。听到这些,我心里竟然产生一种反感——分明是作秀,何苦非要看呢。正在我犹豫的时候,四五个广东人簇拥着一个瘦小的苗族男人走了过来,有人说,那就是滚元亮。只见滚元亮的衣服打扮与我们在寨子里看到的那老汉一样,在他的身后,还跟着一位苗族少年。他们一伙人来到公路边上,要进行的是递头礼表演。

原来,岜沙苗寨有一个习俗,男孩子十岁左右要举行一次成人礼,到时候请来鬼师为其剃头。芭沙男子非常重视他们的发髻。发髻在芭沙苗语里叫做“户棍”,是男性成人的标志。“户棍”就是剃掉男性头部四周大部分的头发,仅留下头顶中部的头发,盘发为髻。据说,这种装束是由苗族先祖蚩尤传下来的。“户棍”发式是在中国所能见到的最古老的男性发式。而他们的剃头工具就是用镰刀。只见那男孩子蹲在地上,滚元亮则操起镰刀,在男孩子头上就剃了起来。那镰刀相当锋利,只见刀走处,头发纷纷落下。于是,旅游的人们就纷纷拿起了相机拍照。我则认真打量着滚元亮的打扮和动作,只见他腰的右面别着一部手机,左面别着一把腰刀,脸色凝重,一丝不苟地工作着。于是我想,如果让他当一名演员,一点也不比现在当红的任何演员逊色,困为他太容易进入角色啦!整个剃头表演大约有二十分钟左右,然后人们就涌上去和滚元亮及那个小孩子合影,然后就向观看的游客们收钱,一切都来得那么自然。

告别岜沙,我望着渐渐朦胧的高山密林,也许在那更遥远的,公路无法到达的地方,或游人无法进去的深处,可以看到更加原始状态下的苗寨人生活吧。世界在变,一切都在变,谁都不能阻挡住人类向着文明、进步、发达的方向发展,只是这发展来得不要太世俗太功利了。再见!密林深处的枪手部落;再见!中国最后的枪手部落。

已有回复共0条

1

回复

更多>> 推荐攻略

北京短租房|上海短租房|广州短租房|深圳短租房|香港短租房|三亚短租房|苏州短租房|杭州短租房|南京短租房|西安短租房|大连短租房|青岛短租房|重庆短租房 成都短租房|武汉短租房|天津短租房|昆明短租房|丽江短租房|厦门短租房|拉萨短租房|郑州短租房|长沙短租房|大连短租房|沈阳短租房|桂林短租房|更多...
芒果旅游网 | 深圳旅游攻略 | 重庆婚庆公司 | 鞍山房产 | 春秋旅行社 | 旅游黄页 | 苏州房地产论坛 | 武汉生活网 | 装修效果图 | 南宁装修网 | 潍坊搜房网 | 济宁房产网
二维码

手机途走驿站
请扫描下载

返回顶部